Kaiidth

他们遇到过彼此,那就足够了。

存一个豆踢(dbq bml

妹妹和哥哥是炮友,哥哥最近录节目拐回来一个制作人宝贝的不得了,逢人就吹遇到小天才啦两个人超默契啊。妹妹最开始还会调侃一下说是不是一去录节目就要捡人回来,去年有同行,今年有制作人,哥哥知道妹妹敏感爱多想,在吃醋了,就说你不是我从哪个节目里领回来的啊你和别人都不一样blahblah。
但是其实妹妹也不知道哥哥跟新朋友做没做过,毕竟他们是炮友嘛,规矩大家都懂的,床上玩得开床下没有关系,妹妹不敢问,靠阿满去旁敲侧击也被哥哥打太极挡回来了。妹妹安慰自己说反正做的时候是爽的,也没人叫错名字,第一次上床的时候他还想过可能两个人会字面意义的日久生情,但是到现在也没有,他崇拜哥哥,哥哥把

两个人的手臂蹭在一起,没有以往熟悉的南半球北半球。
他想他抓不住肖佳的食道,也没有阴道能让肖佳进入他的心。

搞小男孩肯定很有意思,合法洛丽塔,压在上面人都看不见。手腕脚腕细的一只手就能就能抓住,弯起来任人摆布。但是弄疼了要骂,嘴里不干不净的,还得好好哄着。

可是被搞大概也很有趣,是能互相调侃你行不行的关系,上床跟唠嗑似的,吵得一塌糊涂。可是性不就是为了开心,开心就好了嘛。

是自己提分手以后会哭的小男生呀
不能心软不能心软


那就打个分手炮吧

感冒很难受,周末的所有出行计划都被小小的病毒击败。
窝在沙发里被数落图凉快穿的太少,嗓子哑着说不出半句话反击。
电饭煲煮出来的粥吃在嘴里,就算放了酱菜也还是一点味道都没有,感官全都迟钝了。
接吻会传染感冒吗?诶呀不管了,今朝有酒今朝醉嘛。

学生会的风云学长,部门对接工作的时候第一次碰面,再然后是大型活动举办完的聚餐上。

声音太大,隔着两张桌子都能听到在劝酒。

好像感情经历很丰富的样子,打听才知道其实是母胎单身。

假借方便工作加了微信,全是刷街和舞房视频,偶尔分享几条音乐。真的是凭本事单身啊。

“喂,我看你好像也蛮喜欢我的,要不要做我女朋友试试看?”

诶?

另一点想法

开始之前要约法三章,不许说skrskr,不许问爽不爽,不许放old school。

从喉结往下,弄到临界点的时候停下来。小孩子要讲礼貌,先问可不可以,满意了才能进入正题。
学习能力强,教两次就会,体力好又心思活络,三分钟热度,折腾到最后根本没有耐心,只想翻白眼。

要喊姐姐,姐姐我舌头很厉害,姐姐我有偷偷在被窝里练习弹舌,姐姐我们要不要试一试这个好像很有趣,姐姐姐姐。
好像喊老了,但实际上已经没有距离可言了,哪还有三岁一个代沟?

长得太无害,奶音好像在搞未成年。

想反向搞一次,不行,唉,小男孩好倔强。

or

大家都是白纸一张,资料倒是查了一堆,但是到底都是纸上谈兵。
实践手忙脚乱,就差停下来念百度。
疯狂质问,真的...

一点想法

赶ddl的时候不能出声,于是只能带一个大耳机在旁边摇头晃脑。
结果还是被赶去隔壁房间了,在身边就会让人心神不宁。

双排捡到98k和八倍镜,开始展现流利的操作前就因为光顾说话被楼上爆头。
or
第一次就要开麦四排迫不及待想要炫耀。

虽然对舞蹈一窍不通但还是很认真的在舞房蹲了一天。

没事的周末非要蹦迪,把音响开到最大声。

为了听old school还是trap吵起来了。本质小学鸡罢了。

不开心的时候就陪在旁边递纸巾,哭够了才开始讲俏皮话。

手背被锅烫了一下掉了一块皮,沾水的时候是刺骨的疼,指甲长进肉里,整个手指头肿起来。
有很多事情是急不来的,比如学会不想到你。

我第一遍看artist的时候吐槽哪有真的rapper要在台上跳舞的。说到底这是个选idol的节目,国内celebrity和actor/diva/blahblah之间的界限模糊不清,所有人都逃不过被当成流量小生的命运。
我想要他唱想唱的,keep real,变成像migos一样红的rapper(虽然我私心不喜欢migos)。
成为idol看上去更加现实和安全。

©Kaiidth | Powered by LOFTER